新澳门葡萄京网站

乾隆七世孙

作者:世界史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07 01:49    浏览量:

清朝应该是离着我们最近的封建朝代了,所以我们对清朝的历史也是知道最清楚,有大量保存完好的史料供我们研究。再加上最近几年清宫剧比较的火,像什么穿越剧啊,宫斗剧,一般都是讲述清朝时期的事情,因为毕竟清朝在雍正,乾隆年间也是太平盛世,老百姓更是安居乐业,所以说编剧会着重的写一些清朝的事情,虽然电视剧会有一些演绎,但是大体事件还是不会改变的。

不过大清朝最终逃不了灭亡的命运,这还是要归功于我们的慈禧太后,慈禧手握政权,反对变法,她以为自己可以像武则天一般在政绩上有所作为的,但是事实上大家都看到了,是她慈禧亲手将大清朝给毁灭掉了,他喜欢权利,他是想用权利来维持自己奢华的生活,在国库匮缺,百姓吃不上饭的时候,慈禧依旧吃着满汉全席,生日还是大操大办。

图片 1

大敌当前,慈禧不敢正面对敌,而是选择委曲求全,签订了很多不平等条约,并且在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的时候,她丢下自己的城池,自己的百姓选择逃跑了,最后清政府彻彻底底的灭亡了,当时那些皇室害怕这几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份,会引来杀身之祸,所有很多人都更名改姓,隐藏身份生活。

因为大多的人皇亲国戚都融入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所以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子孙后代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家曾经是皇亲贵族。

当时很多百姓对皇室,对爱新觉罗都有很大的成见,所以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人们对曾经的皇室贵族十分的感兴趣,所以有很多爱新觉罗氏渐渐的走进了大家的视线中了,今天小编说的这位就是爱新觉罗氏,他原名叫做爱新觉罗恒绍。

这位是很骄傲自己的身份,他认为自己的血管里面流淌着皇室的高贵的血液,他曾经还高调祭祖过,他说过当时皇家的生活是十分的奢靡的,但是他现在的生活一点也不比当时的生活差,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不及。

他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作为乾隆的七世孙,他在当地的总是辈分的排名是十分的高的,他时常穿上龙袍,家里面的筷子都是紫檀镶金的,一双就要好几万,他家的装修风格也会按照当时皇室的风格来的,都是黄色的色调,他自称手中有乾隆当年的扳指,价值应该上千万。

这也是应了那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真个家族落寞了,但是人家还是有家底的,只要他们子孙善于经营的话,应该不会过的太差。XLW

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在面对时代的浪潮时,清朝还在做着大国的美梦,坚持着闭关锁国的政策。从而西方国家狠狠的甩在身后,从而使得清朝成为西方国家眼中的猎物。当时的溥仪作为末代皇帝,还没有享受人生的繁华,便直接从皇帝沦为普通百姓。

可是溥仪还是有一位弟弟爱新觉罗·溥任,慈溪是他的奶奶、光绪是他的伯父,可想而知他身份的尊贵程度。

溥任作为根正苗红的皇家子弟,是清朝贵族当中活的最长的一位,一直到2015年才离开人世。不过作为皇家子弟的他,为何大众对他的了解程度非常的低呢?那么这些年溥任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呢?

当时溥仪的退位并不是自己心甘情愿的,而是在军阀段祺瑞的逼迫下,从皇帝的宝座上走下来。当时的溥任在他父亲的支持下,在自己家王府旧宅当中创办学校,并且经营的效果非常的出色。

不久之后这个学校便被他交给国家来经营。当时的溥任对于教育还是非常感兴趣的,这就使得他虽然将学校交给国家,但是他并没有从教育界退出去。

溥任在学校当中继续担任教师,这份工作一直到1988年溥任才退休,不客气的说溥任将自己的后半身全部都奉献给教育事业。不得不说溥任的抗压能力也是非常强大的,要知道前半生的时候还是王公贵族,后半生却成为普通的百姓。

这种身份的转变,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不过溥任毕竟是王公贵族出身,对于钱财这种东西是非常的不重视,于是便将大部分的钱财,都捐献给公益事业!这种人才是真正的皇族后人,低调做事从来都不张扬。

只有在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溥任这种心态还是非常好,毕竟很多人在落魄的时候都已经放弃自我。

作为晚清的实际统治者,慈禧不是皇帝却胜似皇帝,执掌晚清大权长达47年,对近代中国的发展和走向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慈禧一生奢靡,哪怕是庚子事变后中国面临辛丑和约的巨额赔款,其奢靡之风仍未见收敛,使晚清已捉襟见肘的财政问题更加恶化,百姓苦不堪言,大清摇摇欲坠。

1908年11月15日,慈禧去世。慈禧去世的前一天,光绪帝也驾崩了。所以慈禧早就定好了后事,一是命醇亲王载沣为摄政王,二是立年仅两岁的溥仪为帝。除此之外,慈禧临死前还曾预言,能挽救中国于水火之中的人,唯有袁世凯。慈禧何出此言?

当年在戊戌政变中,袁世凯由于告密获得了慈禧的信任,地位扶摇直上。后来在慈禧西逃途中,袁世凯前前后后送给慈禧四十万两银子,顿时缓解了慈禧的燃眉之急,袁世凯在慈禧心中的地位又一次提高。从1902年开始,袁世凯积极参与清末新政,组建北洋新军,一步步掌握大权,位极人臣。

在慈禧的眼中,袁世凯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慈禧临死前,溥仪毕竟才两岁,如何能挽救中国?而为了应对当时的局势,慈禧觉得只有讨好袁世凯才能继续维持中国的统一,毕竟当时的袁世凯手里有着最强的军队,如果有了他的支持,那么中国才能有一线希望。

乾隆七世孙。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慈禧的预言是对的。辛亥革命后,也正是由于袁世凯的存在,溥仪才能和平退位,使得清朝免于战火,而且还享受了一系列优待条件,这对清朝、对中国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后来也正是在袁世凯的重兵下,彼时的中国才没有被日本瓜分。

纵观袁世凯一生,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其是非功过各有评说,有人说他是“独夫民贼”、“窃国大盗”;也有人说他对中国的近代化做出了重大贡献,是真正的改革家。

说起慈禧其人,绝对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罪人。她一生骄奢淫逸,在掌权的48年间,签订了不少卖国条约,让中国成为被西方列强侵吞的对象。那么,这样一人临死前会立下什么样的遗嘱呢?今天,夫子为大家一一揭秘。

1908年11月13日清晨,也就是光绪皇帝去世的前一天。慈禧和往常一样起床,十几个太监围着她,有梳头的也有专门伺候洗脸的,她的气色似乎比平日里要好。但慈禧知道,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于是她开始安排后事,为后人留下了三道遗嘱。

第一条:立溥仪为皇帝。慈禧确立溥仪为皇帝继承人时,当时光绪仍只有三十几岁,正当壮年,事情却有很多蹊跷。对此,慈禧比任何人都清楚明白。“戊戌政变”之后,慈禧非常痛恨光绪曾要发兵围颐和园,甚至还要将她囚禁。若不是后来她“力挽狂澜”,自己的同治地位险被颠覆。

为了防止光绪在自己死后咸鱼翻身,慈禧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先把光绪的谥号定了下来。要知道,在古代只有皇帝死后,才能确定谥号的名称。慈禧要么是未卜先知,要么就是谋杀了光绪。事实证明慈禧“算”对了,光绪去世的时间正是慈禧去世前一天。

同时,慈禧嘱咐:嗣后一切军国政事,概由摄政王说了算。这也就是说,溥仪也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皇帝。要知道,当时的军机中枢可包含有张之洞和袁世凯两位枭雄的。摄政王能Hold住他们吗?

可以说,慈禧临终前所做的这一政治安排,直接地反映了她本人独裁专制的主观意志,更把她那自私、阴险、固执、刻薄等个性和作风表现的淋漓尽致。

第二条:不得女人干政。这条遗嘱,慈禧简直是要受到天下百姓的唾弃了。这其实是清朝最早的一条祖制,早在皇太极入关时,就有过这样的说法。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女人干政的时代都是屈指可数的,历史的经验也说明了女人干政带来的后果多么严重!

而慈禧恰恰就是一个女人干政的典型例子。她当年为了掌权,便顾不得许多,悍然夺了大权。临死前立下这条遗命,简直有点厚颜无耻加狂打自己的大脸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溥仪尚且年幼,虽然慈禧嘱咐将军国大权交予摄政王裁定,但隆裕太后要想真的不掌权,几乎是不可能的。慈禧这一遗嘱,莫不是在给自己的干政洗白?

第三条就是禁止宦官当权。众所周知,明末年间,宦官当权祸国危害不浅。在这一点上清朝做的也是非常不错,自清军入关起,对宦官管得也非常严,基本两百多年过去,都没有听过宦官当权的事情。

直到慈禧的时候,才开始有了安德海、李莲英,大大小小的宦官才开始四处蹦跶。晚晴大太监小德张,走到哪里颁布诏书之类的,都会带一张包袱皮。官员们看到小德张带了包袱皮过来,就知道要往里头塞钱了。

即便如此,清朝的宦官也并未到干政的地步,这一点上还是值得表扬的。慈禧留下的这第三道遗嘱,不免贻笑大方了。难道是为了凑数?或者,是为了给自己做过的事儿遮脸面呢?

时至今日,我们再去品读慈禧的这三道遗嘱,着实是另一番滋味。

他的曾祖父曾在北京城显赫一时,宅子占地近百亩;当年,祖父的四合院也很气派;他却正在为儿子的婚房发愁:“儿子与女朋友谈了5年了,可买不起房,结不了婚啊!”

他是慈禧太后胞弟叶赫那拉·桂祥的曾孙,名叫“叶赫那拉·根正”。自慈禧去世起,“叶赫那拉”就一直是这个家族对外人讳莫如深的姓氏。

所以,在身份证上,他的名字是“那根正”。进入21世纪,他的名片上才大胆地出现了“大清慈禧皇太后曾侄孙叶赫那拉·根正”的汉字和满文。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那根正先生现在的职场身份是:颐和园游人投诉接待总站站长。

慈禧后人身份差点证明不了

金秋的北京,颐和园西边不远处一个老式居民小区里,那根正穿着已显旧却洗得干干净净的衬衫,看上去和普通“老北京”没什么两样。

在接受采访的几个小时里,他一直端坐在沙发边,双手平放膝上;他的语调平和,不紧不慢,一口一个“您”;他笑容谦恭,递茶水递物都用双手。

言谈举止,无不透露出他的家教和与众不同的气质。

那根正祖上载入清史的名人很多。除了慈禧,为人们熟知的还有:慈禧的妹妹、那根正曾祖父桂祥的二姐婉贞是光绪皇帝的生母、溥仪皇帝的嫡祖母;桂祥的二女儿、那根正祖父的姐姐静芬是光绪皇帝的皇后隆裕。

那根正的“慈禧后人”身份为人们所知晓,主要缘自他近年与人合著的两本书:《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我所知道的末代皇后隆裕》。

他在书中讲了许多正史无记载、与野史和传言也大相径庭的故事。他说,从小爷爷常把他拉到身旁,给他讲家族历史、宫里逸闻,讲“老佛爷”、某皇上、某王爷、某太监的故事。

曾经有人写文章对那根正的“慈禧后人”身份提出疑问,那根正对此颇感委屈,但又似乎有口难辩。

因为他家的家谱及慈禧与娘家人合影的照片都在“文化大革命”中付之一炬,而只有这些东西能证明那根正的爷爷那增锡是桂祥的长子。

2006年,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出版了《北京胡同志》,书中提到:“西太后胞弟桂祥之子那德锡”,曾在清河“购置旧房产,翻建了一座三合院。

1958年秋,那德锡率子那景元、孙那根正迁到清河一街42号的住所。”那根正立即把这套书买回了家。

曾祖父被清朝高官争相攀附

如果中国近代历史沿着原来的轨迹运行下去,那根正也许会是一名位高权重的王爷。但如今,祖辈的荣华富贵、大院豪宅,对他来说已是沧海桑田。

时光倒回去100多年,那根正的曾祖父桂祥可是大清朝高官们争先攀附的人物,人称“桂爷”。早期桂祥的最高职位是镶黄旗都统,此外还有一大堆“闲差”。

后来女儿成了光绪皇后,桂祥被封“三等承恩公”。桂祥的官位不算太高,地位却非同一般,每到年节,官员们纷纷登门送钱送礼,除了京官,外省官员专程赶来的也不少。

那增锡常常回忆当年桂公府的气派:下人两百多;有三个厨房,厨子二十来人;家里用的瓷器都到景德镇的“王爷窑”定制;家里设家馆,所有孩子都在家馆上学;家里还有个“女红房”,七八个师傅给全家人做衣服。

按规矩,光绪皇帝每年要赏岳父桂祥大批绸缎,慈禧也常赏娘家衣料,“女红房”一年忙到头也做不完;隆裕嫁给光绪时,陪嫁达二百多挑……

祖上的奢华景象,那根正听爷爷讲了又讲,包括按清朝规制,当年桂公府大门的高宽尺寸、装饰图案造型,门前狮子的大小,那根正都能细细道来。

获赏珍宝上世纪六十年代还有很多

身为这个家族的后人,如果不是“文革”,祖辈留下的财产足够那根正兄弟姐妹们丰衣足食几辈子。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宫”中赏赐的稀世物品还在他家里堆得满满当当。

40多年过去了,当年全家人惊恐地销毁“大清朝”“老佛爷”留下的所有痕迹的一幕幕,那根正至今历历在目。

那是1966年秋,家里人先是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大坑,把没法烧掉的“帝王将相”的东西都埋了进去,其中有瓷器上千件。然后再把家谱、字、画、照片等统统烧了。最后是在深更半夜把装有二三千块银元的大袋子扔到北京城北的清河里。

当时那根正已经15岁了,毁掉的很多东西他都印象深刻:有一个近两米长的紫檀木黑箱子,装满祖宗画像和字画;有清朝时的照片和底版,摞起来足有1米高。

银元上面的图案有龙有凤,还有袁大头,品种很多;有一张慈禧和桂祥全家十几个人的合影,足有21英寸彩电屏幕那么大。

还有一张紫檀木床,是慈禧赏给那增锡的,上面的雕龙刻凤极其精致,那家人把它拆了,扔进炕洞,烧了三天三夜,炕上的青砖都烧红了。

当时厨房里挂着的一幅照片没被注意到,侥幸保留了下来。这是一幅近2米长、手工上色的颐和园全景照片,是当时慈禧的照相师用遥拍技术拍的,拿到德国冲印,只带回中国三张,慈禧和光绪皇帝各一张,剩下一张赏给了桂祥。

1990年,那根正和弟弟把“文革”中挖的大坑刨开了。兄弟俩看着一大堆碎瓷,觉得没什么用处,从中挑了一脸盆有图案有字的瓷片留作纪念,其余的全部用盛苹果的竹筐装了满满8大筐,运到北京郊区的垃圾场倒了。

2002年,那增锡留下的院子拆迁,至此祖宗留下的家产所剩无几。

爷爷的阶级成分被划为贫农

这么多的皇家赐物藏品,居然躲过了清帝退位后半个世纪的战争和社会动荡。

那根正说,对他们家族,国民党不招不惹,日本人不敢轻举妄动,共产党则平等相待,叶赫那拉氏后人因此一直衣食无忧、安稳度日。

1912年2月,《清帝退位诏书》发布。这以后,桂祥和所有清朝皇族一样,“王公世爵照旧保留,私产一律得到保护”,而且仍能从溥仪那里领到逐年递减的俸银。

但是,宫中的赏赐没有了,也没人登门送钱送物了,桂公府开始裁减下人。

1924年,溥仪被逐出紫禁城,桂祥从此没有了俸银。但对于桂公府的家产,民国政府和各路军阀没有人来觊觎过。

当时桂祥全家40多人,出去工作的很少,基本上靠家产度日,除了花积攒的金条、银元,也开始拿出字画、古玩变卖。

一两年后,桂祥把桂公府的宅子卖了,给3个儿子分别买了宅子、分了家产。后来,自立门户的那增锡也给儿子们分家,给6个儿子各买了一个独门独院。但巨额家产也引发争执,每次分家都让那家兄弟之间失了和气。

日本侵华期间,那增锡在清河陆军学堂当教官,他恨日本人,不肯学日语,不愿替日本人做事,后来干脆辞职回家赋闲。因为溥仪的关系,日本人对他还算客气,也没来动过他们的财产。

北平解放前夕,那增锡积极帮北平地下党给自己的学生傅作义做工作,为和平解放北平做了贡献,还因此认识了任弼时、叶剑英等共产党的领导人。

不久新中国成立,那增锡翻着从任弼时那里要来的土改小册子,对工作队说:“我现在就破房几间,地无一垅,长工没有,短工全无,按共产党的政策,我应该划为贫农。”

于是,那根正爷爷的阶级成分被定为贫农,家产又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分家后的那增锡与那根正父亲一家生活。上个世纪50年代,那根正全家11口人,收入只有父亲一个普通干部的工资,家里经常拿出银元去换人民币,日子仍然过得很好。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ibroscifi.com. 新澳门葡萄京网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